您所在的位置: 首页>>宜春>>社会



奶奶的 油面筋
窦诗辰

www.gz-365.com 【进入论坛
发布时间:2018-10-22  来源: 宜春新闻网

  某天,与友人吃火锅时看见了油面筋,一种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。“我小时候常吃,而且我奶奶做得最好吃。”伴着蒸腾的雾气,我向友人讲述着童年记忆里奶奶做的油面筋。

  油面筋,是小麦面粉轻过水洗、沉淀、轻揉后得到的面筋再投入沸油锅内煎炸而成的,球形中空,色泽金黄。

  每样事物于我都是有特定记号的,比如红烧鱼,比如小葱炖蛋,当然,印象最深的就是油面筋塞肉了。这些童年的菜肴总是打着浓厚的老式标签,一头是难忘的味道,而另一头连着的是关于奶奶的回忆。小时候,因为父母都要上班,只有在重大的传统节日才会带着我去奶奶家。在奶奶准备午饭的时候,我会跑进厨房,站在一旁专心致志地看着。或许奶奶认为这是与我难得的相处时光,所以每次在厨房里,她总是特别细致地展示每一个步骤,时不时地还会叫上我参与,而那时我参与最多的,便是面筋的制作。

  奶奶每次先将面粉加上一点水揉成一个个面粉团,然后用清水反复搓洗,最后留在手里的就是柔柔黏黏的面筋。奶奶总爱叫上我一起洗面筋,因为我对洗面筋这件神奇的事一直很有成就感,洗出一点面筋总是能兴奋小半天。面筋做好了,入油锅炸制,炸好的油面筋稍稍冷却,就能做油面筋塞肉了。油面筋塞肉是苏南人家常菜的一种,透着团圆丰盛的意味。奶奶每次都会买来有精有肥的五花肉,然后将瘦肉细细地剁碎,肥肉则粗粗地切成小粒,剁成肉糜。再将肉糜塞进油面筋里,先开一个小洞,后用筷子一点点将肉从洞口塞进去,塞到三分之二就行了。

  每回看见这道菜在煤球炉子上小火煨着,油面筋因为吸足了肉汁汤汁而变得柔软,闻着香气的我就会捧着一个小碗先偷吃一个。那会儿奶奶最常说的是,好不好吃?再来一个要不要?后来,我跟着爸爸回江苏老家住了一年,那一年里几乎天天都能吃到最正宗的油面筋塞肉,可最想念的还是奶奶做的那个味道。

  许久后我再想起奶奶的油面筋塞肉时,舌畔生津,犹有鲜味缭绕,只觉得神往不已,便想起那些日子,厨房里响起的叮叮咚咚的砧板敲击声、热油声,还有奶奶在水龙头下洗面筋时被水浸透的手指。

  几年间,我走过了许多路,透过车窗,注视远方。我看见昏黄的田野,冷漠的夕阳,飞驰的工厂。我看到一些人的青春在沿途流浪,我看到蚂蚁一样的魂灵和目光,我看到熙熙攘攘,我看到飞鸟在空中挣扎、死亡、重生,我看到许多人和我一样或不一样,我看到银色的时间在流淌。

  我在路上学会了遗忘。只是有些东西永远忘不掉,像一碗油面筋,或者是某个老味道,某个老旋律,某个眉目依稀相识的老面孔,某个被风拂过的瞬间,某个喘不上气的心跳。我们总是在向前走,记忆在原地驻足停留,回头招手时,它轻轻微笑,却永远不会再靠近了。

编辑:谢美芳
关闭窗口
   相关文章 

宜春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 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:宜春新闻网原创的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稿件,版权均属宜春新闻网所有,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。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:宜春日报、赣西晚报的文/图等稿件均为本网独家使用,其他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协议许可,不得从本网转载使用,违者负版权等法律责任。
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本网联系。
澳门赌场